楚行歌

赐尔天命,踏歌而行。
只想写写想写的东西。
文笔辣鸡,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

论忙的要死还要替同事收拾烂摊子
emmmmmm恨不得将自己劈成两半
夭寿了简直OTZ干自己的活还要干同事的活
操心的不要不要的😓
瞎瘠薄吐槽 

【喻王】背向而行


点文原梗 @沈家御用闲人 冷漠和冷酷 开始互相看不顺眼 后来慢慢觉得对方是自己这边的 中间特别多岔子 好在殊途同归 ——喻文州×王杰希?

感觉自己并没有写出很多的岔子emmm 超级抱歉的,拖了很久OTZ

有的笑容并不代表亲近,有的体贴也并不代表温情。
说起喻文州,大家都会说哎呀这个人总是笑眯眯的,声音也很好听,超级苏的呀。可是你要是仔细的看过去,你就会发现他虽然笑的温柔可是眼底却没有一点子的笑意,他在笑容的掩盖下划出了一个深深地沟壑,他在这头,世界在那头。
相反的,王杰希就不会像喻文州那样一直笑,他的笑容少见得很,几乎能算得上冷酷无情王杰希了,为什么说是几乎,因为王杰希这个人他是很体贴人的。微草的小嫩草有麻烦了,他来解决;需要介绍B市景点线路了,他也能搜出最全的路线图给你,这样的例子太多,仔细琢磨一下,你就知道这体贴里有多少的客气,有多少如同例行公事一般的套路。
喻文州瞧不上王杰希,巧的是,王杰希也看不上喻文州。蓝雨的队长认为王杰希这一副酷炫上天老子就是不会笑的架势相当的有毒,微草的魔术师觉得喻文州天天笑的跟花似的有什么用?白费精神。
可能是互相看不顺眼,总是莫名的多关注对方一点,换句话说就是时刻准备着开怼,毕竟药庙之争由来已久。
俩人关系大进步全靠了神助攻叶修跟黄少天这对时刻不忘记虐狗的联盟叛徒。
你说去跟Q市人比喝啤酒这不是纯属有毛病吗?巧的是黄少天那天在喝倒张新杰后跟他对象韩文清刚上了,眼看着黄少天不行了,他能指望叶修这个一杯倒吗?不能!于是他求助了喻文州,而叶修用给小嫩草特训的条件坑来了王杰希。
场面一度很混乱,反正等王杰希迷迷糊糊挣扎着要醒的时候,他在床上踹了一脚,然后便是巨物落地的声音。
喻文州揉着膝盖从地上爬起来,他不过是想翻个身,结果就被迫失意体前屈了一把。喻文州把几乎要破口而出的毁形象的脏话咽回去,扭头看向罪魁祸首,王杰希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看着表情全面崩坏的喻文州。
喻文州心里的弹幕疯狂的刷屏,王杰希你那是一副什么见鬼的眼神!喻文州脑内的小剧场开始上演,王杰希一副三观炸裂的表情,仿佛自己怎么了他似的,神经病哦。
“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知道啊!”
王杰希裹着毯子把他拉到镜子前,看着青青紫紫的痕迹喻文州陷入了沉思,“这玩意怎么弄出来的?”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子啊!名为喻文州的小人疯狂的挠墙。
“收回你那恐慌的神情,你昨晚喝傻了吧,非要跟韩文清玩什么抽筷子的游戏,输的跟那啥似的。回来衣服一脱,哭着喊着要拉我玩什么输一下掐一把的鬼游戏。”
“所以,这是你给我掐的?”
“你自己掐的,拦都拦不住,我也喝迷糊了,别指望我。”
你喝高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喻文州怀疑的瞅着王杰希,“你副队QQ群吐槽过了。”王杰希晃晃手机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
你别说,这人笑起来还挺有味道的,联盟gay佬喻文州想到。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不怕第二次了,还是一个断片的夜晚,这次一身青青紫紫的变成了俩人,这俩喝断片的凑一起把对方给揍了一顿,那些青青紫紫全是俩人互掐互挠出来的杰作。
王杰希跟喻文州相视一笑,颇为默契的在心底互骂一句煞笔,面上不动声色的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样。
王杰希难得的看到喻文州没有一点笑模样的神情,他对面的妹子还在不停的找着话题,你说这人明明眼底全是冷漠烦躁,面上也只是收了笑容,一点凶样子都没有,明明那么不乐意来着。
喻文州正在神游天外,有只好看有力的手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敲了敲,“喻队,联盟有事找你。”王杰希那副生人勿近的气场开的太足了,妹子喉头动了几动话也没能说出口。
对上王杰希的眼神,喻文州心领神会,忙摆出一副情商低的直男模样,一副联盟工作大于天的架势头也不回的跟王杰希走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和王杰希可能八字不合,继相亲囧事被王杰希撞到之后,他俩这次相逢在X科医院。这下可叫我抓到你了吧,王杰希。王杰希瞅着喻文州那笑,“瞅你那傻样吧,你也不想想你是来干啥的!不然咱俩会遇到吗?”
本想着相逢一笑,该干嘛干嘛去,偏不凑巧的俩人作为陪同的家属,只能坐在同一个长椅上发呆。无声的沉默最是磨人,冷酷无情王杰希决定找点话题,不然总觉得自己坐在这像个傻子。
“我说你怎么也来这啊?”
“替表妹收拾残局,办事没脑子被坑了。”
“一样,我来替表弟收拾残局。”
迷之沉默,此刻联盟的一个半心脏沉思起自己家收拾残局的为什么是自己。就像天龙动地火一般,突然间俩人心就拉近了不少,这大概就是苍天逗我一般的存在了。
联盟里的发现苗头的时候,这俩人已经形势大好,不自觉的散发着基佬的粉红气场,也就这俩人还没互相捅破。
【您的好友黄少天已将您拉入欲望CP助攻小分队】
百花缭乱:欲望cp,我去黄少天你这起名很有毒啊。
沐雨橙风:黄少疯起来自己队长都黑!简直棒棒的!
海无量: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黄少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惹心脏的人。
叶下红:就是,你看啊一个心脏是他队长,半个心脏是未来的队长对象,联盟最大心脏就是他对象。
沐雨橙风:黄少,一位收集心脏的王者!
夜雨声烦:我去,你们够了啊!没事就黑我啊,凭什么啊!现在讨论的不是如何出动按头小分队,把我队长跟那个神棍王杰希凑一起吗?
百花缭乱:所以你为什么要把叶修拉进群?你确定这个心脏祖宗不会搞事情吗?
黄少天列出了详细到大家要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以什么姿态按头的种种方案,正刷屏刷的起劲的时候,一条消息让他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
王不留行:谢谢大家,我们这就准备在一起了。
索克萨尔:少天你下次搞事情记得不要拉当事人,不然是要去吃秋葵的哦。
【您的好友夜雨声烦已经解散该群】
喻文州并不是很冷漠,王杰希看着手机里新上任的恋人美滋滋的想到,我看上的人果然什么都好。
王杰希一点也不假体贴,这个人有辣么好!到底是有名的心脏,喻文州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快速到位,上完本垒见家长,见完家长就扯证,从此走上人生赢家之路。
我们背向而行,最后成功的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圆。

end~

写的不是很好emmm,第一次尝试这个cp,但是他俩有辣么好!那么可爱ớ ₃ờ

【周皓】寡言与心机

@沈家御用闲人  点文原梗如下:周泽楷x刘皓,一方感冒带发烧拖成肺炎,另一方打还心疼爱却恨他不爱惜身体

寡言与心机
众所周知,刘皓是很能作的,小作怡情大作找死,刘皓就大作了那么一次,成功将自己作成了联盟反派刘白告。
周泽楷这个人,能不说话他绝不开口,大家都叫他无解的枪王。这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是一个闪耀着光芒的人,刘皓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这种人。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没能成为这样的人,他却成了这个人的伴侣。这就很神奇了,刘皓自己都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问周泽楷,他也只是笑的更加帅气,甩一句“我觉得他很好。”人的心思是很复杂的,要是说刘皓对叶修的所作所为,周泽楷会很生气这种行为,但你问他这个人怎么样,他会告诉你,觉得很好。
网上有句流行语是这么开头的——始于颜值。刘皓最早跟周泽楷玩到一起,也是因为这简单的一句始于颜值。周泽楷则是因为刘皓的贴心,那时候刘皓还没染上钻营拉拢人心的毛病,他的贴心就仅仅是最单纯的关照。
周泽楷的话少,有时候他们五期的小伙伴一起玩,刘皓综合完大家的意见最后给出的那个方案都会悄咪咪的多偏着周泽楷一点点,周泽楷就在一旁很元气的“嗯!没意见。”就可以了,不用费大力气的去解释自己挑选的地方,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这俩人在一起可以说是很细水长流的了,同为五期生,简直就是开了挂的利器。周泽楷话不多的属性其实还是蛮知心哥哥的人设的,这大概就是沉默的力量了。
刘皓退役的早,毕竟他做的唯一的那个大死杀伤力太高,他自己去鬼门晃荡一圈看开了挺多东西的,安心的收拾家当投奔新上任的男朋友周泽楷去了。
周泽楷开始的那俩月还格外的懵,他总觉得住他屋里的刘皓是个假的,沉迷做饭做点心,沉迷狗血电视剧,抱着毛线团十字绣不撒手。总之,就很一言难尽。
等俩人都缓过劲了,刘皓琢磨琢磨准备搞个事情,也算是给某位枪王大大的生日礼物了。
周泽楷一进家门便觉得哪里怪怪的,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餐桌摆的还挺丰盛的,多数都是他喜欢吃的,所以家里那位又要做什么妖?
“多吃点啊,吃完了好办事~”周泽楷不由得抖了抖 这腔调让他蜜汁担忧。
刘皓喜欢动点小心思 哪怕是自家人他也想下手。周泽楷并不懂食物的搭配,被哄着吃了挺多样有不可描述功能的食物下去,当然我们的枪王并没有吃什么亏,最后坑的还不是刘皓自个儿。
浴室的水流声扰的人心烦,邪火攻上来,烦闷的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周泽楷觉得还是无法全面正确的描述出自己的状况和想法,于是他拉开了浴室门,说不出来就动手。
春风一夜,刘皓在心底哀悼自己可怜的小菊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周泽楷好不容易把睡得昏天暗地的人给叫醒,俱乐部临时有事他这个周末算是完蛋了,来不及带人去好好清洗,只来得及把人给喊起来了。
刘皓心不在焉的答应着,周泽楷一走便迷迷糊糊的往浴室去,水是凉是热他都顾不上了 草草的洗了洗,竟是在浴室里睡着了,要不是被冻醒了他根本就没有感觉。
上了全垒打的周泽楷挺高兴的,处理完战队的事情就往家赶,欢欢喜喜的打开家门,周泽楷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刘皓趴在电脑前宛如一条咸鱼,脸颊泛红,人也迷迷糊糊的,一探额头烧的厉害。周泽楷急忙把人打包带去了医院。
急性肺炎,周泽楷的小宇宙燃烧着,带着一大包的药还有刚吊完水的刘皓,周泽楷忍住了在路上动手的想法。
到了家,周泽楷把人按到床上,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犹豫了一番 还是伸手按着刘皓在他的臀上给狠抽了两巴掌,这才叹着气坐在床边,
周泽楷本来就话少,现在生了气话就更少了,超凶的看着趴床上半死不活的刘皓,刘皓被看的心虚,撑着身子爬起来,凑到生气的恋人脸颊上,飞快的啄了一口。
俩人都不说话,都是静静的看着对方,过了许久,周泽楷一把捞过人,按在怀里一起躺下,“睡吧。”
能得一心人,相拥而眠,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end~

【叶皓】本花仙猜中了开头居然没猜中结尾01

<不打jjc的第一天,老老实实更文>

神经病视角,第一人称是一个小花仙,emmm神奇的花仙

01

大家好,我是兴欣战队的墙角旮旯里的一株塑料花,其实我是小仙女,好吧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是不会相信的,但我真的是个小花仙,塑料花仙。

今天我趁着战队放假,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大佬们的电脑,悄咪咪的爬上了论坛,没错我要去写点什么,不然我就要崩溃了,那种压着八卦不能说的感觉特别的痛苦!我觉得我的塑料叶子都快要萎缩了!这不科学啊!早已经出局的反派居然才是最后赢家?说出去谁信啊!

事情是这样的,前面我已经介绍了,我是一个塑料花仙,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住在兴欣战队的墙角旮旯的,而是住在他对面的大楼里,某个被人叫做皓哥的仙人掌那。至于为什么说是曾经,就是某天这位皓哥骂骂咧咧的进门,好像是在吐槽队长什么的,一气之下将那盆他珍爱不已,一度让我怀疑他取向有毛病的仙人掌打落在地,他心疼的蹲下去,然后就变了脸色把那盆仙人掌扔了出去。

这个煞笔,居然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细心培育,精心灌溉的来自队长赠送的是个塑料仙人球吗?我瑟瑟发抖的蹲在角落,这个时候一个特别好看的妹子捧着一捧花往隔壁屋走,艾玛,中间有朵塑料花,我赶紧打了个小包袱住进去,跟着一起进了隔壁屋。

屋子的主人是个挺帅气的小伙子,反正本仙女活了这么多年,觉得这小伙真好看,特别是他打起那个叫荣耀的游戏来时候,艾玛,想嫁。

我似乎跑题了,不要在意,我马上就能掰正回来。

他们这种小宅男的宿舍啊,不是我说,雷同度太高!我觉得我有些审美疲劳,看了半天也就人家小伙队服上有个印花了,唉,日子过得真艰难,我委屈巴巴的住了进去,这样就能跟着小伙去看看别的风景了。所以说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傻,我忘记了向花仙组织掏点花粉币就能得到满世界瞎瘠薄转转的通行证,于是造成了我目睹一起基佬成双成对的恋爱史。

我看到了!那个害的我从塑料仙人球搬出来的皓哥,我悄咪咪的附身到他的队服上去,嘛玩意啊,这人是不是精分啊!自己在宿舍对着一堆塑料假人说的浓情蜜意的,怎么人家小伙子就在这,你这开始阴阳怪气的?我十分懵逼的看着,乱七八糟的团队合作,虽然我也看不懂,可是我能看出来这团队有毛病啊!然后就是这位皓哥说话句句带刺的扎那个队长……

别不是有病吧?你这样子是找不到老婆的我跟你说!

我抽抽嘴角,扭身扑到叶修身侧的纯净水桶小仙子的纸糊沙发上,安静的吃瓜看戏。

我觉得这俩人贼有趣,在花仙中可以算是阅历丰富的我表示,好多年没见这么有趣的人了,我情不自禁的想要为他们鼓鼓掌。日子就在这中颓废的吃瓜看戏中蹭蹭蹭的溜走了。

那天我正趴在不知道谁的长草颜文字的杯子上的塑料花上哼小曲儿,进来了一个特别帅的小伙子!哎呀,小子挺狂挺帅的,幸好那时候我有点闲钱给花仙组织掏钱,我就悄咪咪的藏身到了小伙的耳钉上去。

我掏出狗尾巴草X13plus,挑选着我满意的姿势疯狂拍照,这时候门打开了,叶修跟漂亮的小姐姐苏沐橙一起来了。

这氛围,不大对啊!

我运转起我那明显不够使的小脑袋瓜子,开始思索这特么是个什么状况!


我给叶神找个伴‖季冷

题目真的是随手起的,别信哈
小段子05
B市的夏天可真难熬啊,季冷大大表示,他宁可缩在屋子里一天都不出去。反正他一个自由职业者无所畏惧,只要有电脑哪里都能干活。
一场暴雨来的是如此的及时,大雨混着劲风,砸在窗户上劈啪作响,季冷拿了伞,准备出门去接他媳妇儿下班。
这种天又赶上下班高峰期,开车绝对是有去无回的命,季冷裹了裹衣服,认命的冲进雨里,跳上有着专属通道的公交车。
叶修看着外边的大雨,颇为无奈的坐在大厅里,这天气变化也太大了,他上班的时候还是大大的太阳,现在可好,被困在了单位。
叶修这时候就很羡慕他家季冷大大的工作了,简直是宅男的福音。还记得当初爆出俩人已在荷兰领证的时候,很多粉丝一边祝福一边懵圈,卧槽季冷是谁?这不是账号卡名字吗?账号卡成精了?叶修刷微博的时候就搂着季冷问:“就是啊,你当初怎么想的,拿真名做ID。”季冷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你看,这不也好,我虽不打荣耀了,但我的名字可一直在战斗啊。四舍五入就是我还在打!”“当初那个漂亮的一击必杀,都快要被人忘记了,我们真的是老咯。”“你记得,我记得便足够了,这总归是我们的回忆,别人如何不妨事。”
叶修从回忆里缓过神来,就看到那个男人撑着伞冲进雨幕,向着他这边跑来。那把伞还是超市送的,少女心爆棚的粉色,平日里叶修能嘲讽这把伞几百回,可现在叶修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这把伞似得,炸开一个个粉红泡泡。
叶修看了看季冷带来的深色伞,犹豫一番愣是挤进季冷的那把粉嫩嫩的伞下,俩个大男人凑的紧紧的,在这泼天的雨幕里说说笑笑的往家走,身后是开始亮起的暖色路灯。
到了家,扑面的暖风激的俩人一哆嗦,笑闹着一起进了浴室,温热的水流下来,互相把对方身上的湿衣服扒下来 ,你帮我擦背,我帮你洗头,肌肤亲密的接触在一起,蒸腾的水汽都仿佛带着致命的甜蜜。
叶修想起陪苏沐橙看的那些狗血剧里的场景,眼下气氛正好,叶修凑上去跟季冷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轻轻地在耳边呢喃,“属于我的一击必杀”。
季冷突然戏精上身,“所以你爱的是我的账号卡吗?”
季冷,你这样是晚上是要被赶出去的。

不打了不打了,不打这折磨人的jjc了!
明天起,重新做一个老老实实写文的楚行歌,jjc什么的,不去受刺激了。
打完jjc能气吐血,不去遭这罪了,哎

再打jjc我就是傻子!
大哥们,求你们了,哪怕你换上黑戈壁呢!就算你pve也求你穿好点好吗!
我天啊,我已经遇到了一堆的,pve大佬,穿着720,660的大佬,还有这些回归号!穿着595赛季装备来打jjc的,大哥们,现在是1240赛季emmm 你已经跟我们隔了辣么远!还有那个开场问我怎么不给他绑凤凰的,打一半让我战复的,快醒醒,jjc不允许的好吗!还有那些开场隐身让我一个人面对佛爷的,还问我为什么不奶他的大兄弟emmmm我拿头奶你吗?还有那个疯狂放小圈,让我奶不到他然后看势不对,火速退的……
电子竞技没有认怂,扶我起来 我还能打!我楚行歌就跟这散排杠上了!QAQ

我为叶神找个伴‖方明华篇01

文的题目是我随手起的,就想写点小段子,别信别信~

方明华X叶修
小段子03|带ABO世界观玩
方明华一直以来都是联盟里头的人生赢家,在一众单身的联盟里,他,轮回牧师方明华,早早地成家了!真真是羡煞旁人。
轮回的小伙伴们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方明华给经理请了假,潇潇洒洒的过七夕去了,方明华留给小伙伴们一个散发着恋爱光芒的背影,飘然而去。
轮回众人觉得这样不行,很不OK,自己不能再吃这份狗粮了,开始旁敲侧击的试图问出那个被方明华啃了的白菜是何方神圣。
方明华一脸的幸福,“他啊,特别喜欢打荣耀,人长得也帅,不是队长那种帅煞旁人的帅但是特别的耐看,就是说话有点嘲讽,我超级喜欢他的!”
“嫂子玩荣耀啊,那他肯定很崇拜咱们方哥,咱方哥多好一个奶啊!还贴心,这么贴心的A呢。”
“他说,不要牧师……而且我打不过他。”
场面一度很尴尬,轮回里的小单身们瑟瑟发抖,生怕方明华恶向胆边生活的放生他们。

小段子04|带ABO世界观玩
方明华作为联盟少有的已婚小青年,在拉仇恨时也经常会收获一些同情。
“哎呀,早早地就踏进了婚姻的坟墓啊,真可怜。”
“你看方明华,一口一个我老婆怎么样,怕不是个妻管严哦。”
“还没见识过各式各样的鲜花,就一头吊在歪脖树上了,可惜可叹。”
“瞎说什么,我倒觉得是那个o瞎了眼,吊方明华这个歪脖子树上了呢。”
方明华白眼一翻,总有渣渣嫉妒我有老婆!
对于方明华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婆,大家充满了好奇,可惜方明华就是不说,把大家的好奇心吊的足足的。
所以说当叶修举着世邀赛冠军戒指,喊方明华的时候,次瓜群众们吓得瓜都要掉了,你说他们俩怎么搞到一起了?方明华你秀了这么多年恩爱,居然连个高能预警都不给我”们的吗?
我的老婆这么好,为什么要告诉你们?粉丝见面会上,人生赢家方明华如此表示。

我为叶神找个伴‖林杰篇01

这个文的名字是我顺手瞎起的,就想写段子罢了,不要信~
林杰X叶修

小段子01
世邀赛庆功宴上,众人见到了一个人,在场一小半对他不怎么认识,王杰希倒是挺激动的站起来,他也没想到这么多年几乎是毫无音讯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微草第一任的队长,林杰。
“哟,怎么就喝成这样了?”林杰笑着走到叶修跟前,“叶修,还认得人吗?”
“就一杯,他就这样了。”苏沐橙凑上来笑嘻嘻的说道。
“他什么酒量,家里的喵咪都比他能喝。”
众人看着这位远古大神懵圈极了,他不都消失这么多年了,怎么来了,还跟苏沐橙这么亲的样子。
王杰希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你来啦,看我又拿了一个冠军!老林你可一个也没,真惨哦。”
“别贫了,我有你呢。”林杰把叶修扶起来,往肩上一抗,留给他不认识的后辈们一个潇洒的后脑勺,“有空来我家玩,叫杰希带你们来。”
那一天联盟女神表示自己感受到了心碎成一地是种什么样的气场,这个gaygay的联盟没有救了。
林杰进屋开了灯,叶修这会也清醒一点了,却还带着点迷糊,“林杰大大,我不要睡,我还要玩荣耀呢!”林杰觉得这个人现在的模样可爱的不行,上前轻轻地捏了一把叶修脸上的软肉。
“不肯睡啊,那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做完了我帮你抢野图。”
“好啊。”
当然事后可怜的林杰大大在叶修虎视眈眈里老老实实的帮着兴欣抢了一周的野图。
小段子02
第十一赛季,微草夺冠。林杰作为第一任的队长被邀请回来热闹热闹,王杰希站在微草的门口等着接他。
微草的小嫩草们等着看这位传说中缔造微草的队长,结果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曾让他们咬牙的身影。
“哟,大眼儿,你们微草的小朋友看到我怎么这个表情啊?”
王杰希内心冷漠,表示他并不想说话,叫你和林队在门口喂我狗粮!
“我们微草的聚会,叶神你来做什么妖啊,我们是不会上当帮你抢boss的!”
林杰浅浅的笑了起来,把叶修往身边又搂了搂,“这是我家属,一家人,一家人。”
小嫩草们愣愣的看着叶修被林杰大大牵着手,跟王杰希一道说说笑笑的走着。不愧是我们微草的魔术师,这魄力,看到这么劲爆的消息还能云淡风清。
一群游戏宅的聚会,闹腾一阵子就又回归游戏电脑了,叶修被王杰希打趣几句,嘿嘿笑着开了竞技场,战斗法师和魔道学者联手收拾微草小年轻。
“林队你要输了,输了。”
“没事,我有媳妇儿。”
“林队,得罪了,我这一剑下去你可能会挂。”
“媳妇儿护驾护驾。”
……
MMP这竞技场没法打了,你以为狗粮就没有杀伤力了吗?笑话!今天微草的未来们十分的胃疼。被虐就算了还要被塞狗粮,伤不起啊。

【丐明|剑网三】但求余生欢

丐明·但求余生欢

小伙伴的点文 @鞘息

丐哥名字的意思—留得三生心意长,江湖驰骋踏歌行。

喵姐名字是在卖萌了,陆渺渺,陆喵喵。捏一下,喵一声~

 

陆渺渺是被师兄带着从三生树下出发,经过龙门荒漠,七拐八绕的到了长安城。长安城真大啊,陆渺渺对什么都很好奇,她自小生活在明教,见惯了那闪烁着细碎光芒的大漠,那仿佛一伸手就能掬一捧梦幻的月光,可这中原人的热闹她还真的没有见过。

师兄摸了摸陆渺渺的头,笑着说道:“喵喵啊,以后你可就跟着师兄在中原过日子啦。”陆渺渺点点头,她是个孤儿,要不是被师兄师姐捡回光明顶去,怕是早就被沙漠里的孤狼给生吃了,对她而言,天地之大只要有人能陪着哪里都是住得的。

师兄出手买了两处连在一起的房子,一处他跟师姐卿卿我我的,另一处就给了陆渺渺自己。美名说不带坏小孩子。

陆渺渺心里切了一声,不就是想跟师姐生喵太吗?打量谁不知道呢!把手里的弯刀擦的亮闪,折射着太阳的光芒,陆渺渺高呼一声,“圣火昭昭,喵喵喵喵”便一蹦一跳的出了门,市集上还有很多东西她没有加过玩过呢。 

陆渺渺从小长在明教,她见惯了大漠里仿佛一伸手就能掬一捧清辉的明月,也见过了闪耀着细碎银光的无尽沙漠,站在天鹅坪上能听到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这属于中原市集的热闹她还是第一次细细感受。

市集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穿的颇有些简陋的男孩子坐在那里悄悄地擦拭眼泪,陆渺渺走上前去,把自己手里的糖葫芦递上前去,“我请你吃糖葫芦,你别哭呀。”陆渺渺蹲在地上跟这个自称是丐帮弟子的小哥哥有一搭没一搭聊起天来,这一聊结果就是陆渺渺收下了丐帮小哥哥刘心骋的一枚铃铛。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陆渺渺颇为蒙圈的看着嘿嘿直笑的师姐,“师姐,怎么了呀?”师姐摆摆手,咳了一声,“没事,等他堂堂正正的站到你面前来说。”师姐找了根丝绦,手指翻飞,编出一条好看的络子把铃铛给串上系在陆渺渺的衣裙上。

陆渺渺跟刘心骋越来越熟络,衣裙上的铃铛声清脆的响过俩人一起走过的地方,情谊在点点相处之间越来越浓。

大红的颜色蔓延开去,师姐打趣着给她盖上红盖头,今天她就要成为刘心骋的新娘子了,陆渺渺觉得自己的心扑通通的跳的不停,满心满肺都是欢喜。

从满堂好友来客等到天色昏沉,师兄已经抽出了弯刀,敢放光明顶弟子的鸽子就得做好挨揍的准备,师姐一直陪着她,安慰着这个从小照看的师妹。

陆渺渺没有等到接她的花轿,等到的是,刘心骋刺杀朝廷命官,已经连夜逃往恶人谷的消息,随着消息一起来的,还有一纸休书。

陆渺渺一把掀去红盖头,声音冷的要命,“是我休他!我陆渺渺就是死也不会再为他落一滴泪!”

刘心骋逃到恶人谷,路上走得急,只带了一枚往年七夕时候在扬州城帮忙任务时候领的银心铃,上面还刻着陆渺渺和他的名字。

以后,这玩意再也用不到了。刘心骋很是无奈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弯下腰去抖着肩膀抽泣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心骋直起腰来,伸手狠狠的将那枚银心铃掷入湖水之中,从此三生路上无姓名。

刘心骋没想到俩人再见面竟会是这样的情形。陆渺渺手持追杀令,站在大理山城的屋顶上,看着他,眼神冰冷。刘心骋觉得他们俩再也回不去当初了,陆渺渺的挨了一记亢龙有悔,反手打出净世破魔击。这一战,俩人身上沾满了鲜血,过往的一切都被抛却。

后来啊,山河动荡,陆渺渺接了教主发下来的信函,潜入一处乐坊,佯装舞姬乐师打探情报。陆渺渺今晚要跟拿情报的人碰头,她惴惴不安的站在高高得台子上,耳边的小曲儿乐声都越发的模糊起来。

陆渺渺被乐坊里管事带进了一间屋,屋里焚了香,甜腻腻的空气让陆渺渺心里有些膈应。管事把她送过来便退了出去,站在这样的屋子里,陆渺渺别扭极了,她跟接头的人商量好假意让其出最高价,佯装一副千金博一笑的姿态来。
“喵喵?”
陆渺渺猛地抬起头,这声音她太耳熟了,刘心骋这个丐帮败类,亢龙有悔次次打歪的小废柴!也是她午夜梦回时,被狠狠撕裂开的伤口。

陆渺渺咬咬唇,露出一个笑来,迈出步子,裙摆摇摇的走到那个穿着雪河的丐哥前面,“这位恩客想听个什么曲子啊?”陆渺渺眼中带泪,转身坐在刘心骋膝上,手里的密函被她身子挡着,悄悄塞进对方的衣襟里。

陆渺渺看着眼前的人,人黑了不少,眼角有道长长的伤疤,露出的脖颈上还有烧伤的痕迹。想来这几年这个人过的也不容易,恶人谷那种地方,那里的人又岂是好相处的?

俩人的再次相逢并没有什么大波澜,就像是很平常一样,一个装作恩客过来拿情报,另一个扮作舞姬打探消息。根本看不出他们曾经是那么亲密的人,也根本猜不到他们曾经刀剑相向。

陆渺渺觉得不知不觉间,俩人之间的裂隙在悄然弥补,刘心骋偶尔也会来看她跳舞,并不是为了情报,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目光专注的看她跳西域的舞蹈,如同很多年以前那样。

“刘心骋,你说破碎的镜子还有从新复原的那一天吗?”刘心骋花了大价钱把陆渺渺暂时带出来,俩人站在枫华谷的紫源山上,山崖下就是恶人谷的据点,昔日重兵把守的地方,如今也能看到身穿蓝衣的浩气弟子来来往往,家国之乱前,阵营之争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会,就算粘的再完美,破碎的东西总有痕迹。但是我,可以为你打造一枚新的镜子。”陆渺渺无声的笑了起来,渐渐笑的肆意,“等这场仗打完,我带你去三生树。”

“去什么三生树,我带你回君山总舵,那里山美水美,桃花开的格外绚丽,酒也是出了名的绝。”

“那就说好了。”

“说好了。余生有你才是最欢快的,你说什么,我刘心骋都应你。”

陆渺渺站在三生树下,跳着那支刘心骋夸过的舞蹈,她跳的很专注,像是要把一生的感情糅杂进去,天边的月近的触手可及,月亮的清辉洒下来,给三生树披上了一层薄纱。

“三生树来过了,咱们去君山吧。你还要带我看君山的花,喝君山的酒,唱你们丐帮弟子的歌谣,带我去吧,从此咱们再也不分开。”

陆渺渺挽起头发,学着中原人将头发梳成已婚的模样,“我没钱给你放海誓山盟了,不如给你看看我们明教独有的烟花。”

朝圣言!

金光在陆渺渺周身炸开,明教的朝圣言当真是极好看的。“从此,咱们再也不分开。余生,有你才是欢。”

君山花影摇摇间,陆渺渺靠在新起得墓碑前,一杯杯的喝着今年新酿的酒,醉意朦胧之间,仿佛看到刘心骋穿着雪河,散着发,背后背着他新得的九龙升景,拨开层层叠叠的花枝,向她走来。